您的位置:谭凯律师 >> 工程诉讼

案例解说工程索赔的相关法律问题

来源:互联网时间:2016-09-02 11:41:34

 

 

北京某建筑公司于2002年6月与某研究院签订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》一份,合同约定,研究院作为发包方,将其位于海淀区的服务楼工程发包给某建筑公司承包施工,合同中对施工范围、工期、质量标准、合同价款等事项作了约定,其中开工日期为同年6月30日。合同价款采用可调价格,调整方法为中标价加变更增减。某建筑公司按约进场施工,刚开工,却因工程位置不符合规划需移位,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被撤销,由于工程位置移动,需要重新设计施工图纸,某建筑公司被迫停工,因此拖延至6个月,才恢复施工。当时,双方商定,就现场人工、机械窝工损失事宜,由发包方赔偿承包方人民币45万元。

在施工过程中,某建筑公司按国家施工规范组织施工,并努力克服了种种非某建筑公司方因素而造成的施工困难,最终使该工程按设计完全竣工,并达到了质量优良标准。2005年4月,该工程通过了四方竣工验收,2005年4月30日,研究院签收了某建筑公司的竣工工程结算书,工程总价为人民币31000000元。其后研究院不理不问,也不支付下欠工程款。某建筑公司认为,某建筑公司单方制订的竣工结算书依法依约已得到研究院认可,要求对方支付下欠的工程款。研究院认为已经按照合同付款了。遂发生结算纠纷。

某建筑公司作为原告,将发包方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,在要求对方支付下欠的工程款之同时,提出多项索赔要求,其中索赔项目之一就是,请求责令被告赔偿因被告方原因推延工程开工而造成的、在人工材料费上涨方面的损失计。承包方的这一索赔主张能否成立呢?此要求与双方在施工期间先前已经达成的45万元窝工损失赔偿是否重叠呢?

案件在中级法院开过2次庭时,该争议焦点作为本案的数个焦点之一,并没有得到合议庭的重视,因此,在法院委托工程造价鉴定机构进行工程造价鉴定中,工程造价鉴定机构在第一次作出的鉴定报告中,对上述问题一字未提。造价鉴定机构的经办人员在出庭听取原告、被告双方对鉴定报告的质证意见时,公开向合议庭解释说,此项索赔不好计算。

  • QQ咨询
  • 网上咨询
  • 15026597100